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一带一路绿色经济共同体建设的困境与实践路径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1-05-07

  摘    要: “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的构建,主要是基于提升沿线区域经济竞争力以及形成生态利益共同体等现实要求而提出的,它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具体经济实践形态。在实践中凸显出经济效益性与生态效益性的统一、竞争性与合作性的统一等特征,但其实践也面临制度支撑缺乏、基础保障薄弱及外部环境有待优化等困境。基于此,应通过建立和完善相关制度,为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提供制度保障;筑牢相关基础,为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提供基础保障;优化外部环境,为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提供环境保障。

  关键词: “一带一路”; 绿色经济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

  Abstract: Based on the reality of improving the economic competitiveness of regions along the line and the ecological interest community composed by various countries, building green economic community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is a specific economic practice form of the proposed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y for all mankind. Just as it is the specific economic practice form of the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y for all mankind, it highlights some inner features in practice, such as the unity of economic and ecological benefits, the unity of competitiveness and cooperation and so on. However, there are also some difficulties in practice, such as lack of system support, weak basic security and external environment to be optimized and etc. Such problems can be solved by the following measures: firstly, establish and improve relevant systems to provide institution guarantee for constructing green economic community; secondly, build a solid foundation to provide basic guarantee for constructing green economic community; thirdly, optimize the external environment to provid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for constructing green economic community.

  Keyword: the Belt and Road; green economic community;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y for all mankind;

  中国一直强调,要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但如何推动其高质量发展呢?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着力深化环保合作,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加大生态环境保护力度,携手打造“绿色丝绸之路”。[1]可见,党中央对于如何推进“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已经进行了精准定位,即筑牢“一带一路”发展的绿色底色,相关部门也已通过系列举措进行积极实践。如,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绿色的共同体,应坚持生态环境保护和资源节约利用,建设一个绿色低碳、永久美丽的世界。[2]因此,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中,建设绿色共同体是建设美好世界的重点,但是如何建设这一共同体呢?主要需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从经济领域着手,因为经济的绿色发展是构建绿色共同体的根本,也是筑牢“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根基。具体来讲,应通过“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的构建更好地实践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打造一个“一带一路”沿线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高质量发展新格局。因此,构建“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意义重大,有必要进行深入研究。
 

一带一路绿色经济共同体建设的困境与实践路径
 

  一、“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的内涵

  1.“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的概念

  “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经济合作领域的具体实践形态。即“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是一种为了沿线各国各地区人民整体利益、能实现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统一的可持续发展共同体。这种共同体的实践必然能促进传统经济发展方式的变革和重塑。传统的注重要素投入和速度扩张等经济发展方式已经越来越不适应全球发展大势,造成全球环境问题凸显,世界各国也迫切要求对这种发展方式进行变革。发展绿色经济,推动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共识。加之,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尤其是新科技革命的影响,广大发展中国家如果能够把握机遇,不仅能够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向绿色高质量,也能有效提升发展中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变革长期遭受的不平等经贸关系。第一次工业革命后,人类历经了两次文明转向。第一次文明转向是由于工业革命率先发生在英国,对于英国等西方国家的工业发展等带来了极大便利,为西方的崛起提供了重要物质力量,促进了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的转向;而今天的文明转向,也就是第二次文明转向,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在利用数字科技等新技术成果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因此在今天的大变局中,人类文明的转向始发于中国,即开启由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的转向,且中国的这种文明转向是为了维护人类整体利益的转向,是通过绿色经济共同体的构建等举措促进的文明转向。

  2.“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的特征

  (1)经济效益性与生态效益性的统一

  发展经济与保护环境似乎是一对不能相容的对立概念,要发展经济就会对环境造成破坏,要保护生态环境就不能很好地发展经济。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破解这一问题的新方案,“两山论”的提出,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以及实现环境保护与生产力协调联动发展贡献了中国方案。他指出,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让绿水青山充分发挥经济社会效益,不是要把它破坏了,而是要把它保护得更好。[3]习近平总书记这一论述为绿色生产力发展指明了方向,也为马克思主义生产力理论做出了贡献,开辟了生态维度发展生产力的新路向。而这种绿色生产力发展对于环境问题凸显的“一带一路”沿线区域显得更为重要。“一带一路”沿线区域之所以环境问题凸显,主要根源在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试图把广大发展中国家控制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中低端,并不断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污染。绿色经济共同体的构建成为破解这一问题的方案,因为绿色经济共同体作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具体实践形态,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在经济上的互利共赢、开放包容和生态上倡导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等发展理念和原则,这就决定了在“一带一路”沿线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必然能够实现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的统一,也能有效提升广大发展中国家产业产品的附加值和科技含量,助力沿线产业绿色化、生态化发展。且经济效益性与生态效益性的统一,还体现在绿色经济共同体强调的是一种适合沿线经济和环境承载力的绿色经济发展模式,是一种兼顾了经济集聚规模与经济环境承载力相匹配的模式。

  (2)竞争性与合作性的统一

  “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在经济发展中也强调各国之间的竞争性,但是绿色经济共同体强调的这种竞争性是一种坚持互利共赢发展的良性竞争,通过竞争机制的建立达到促进各国绿色经济发展的目的。具体来讲,其竞争性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一是绿色经济发展政策的竞争性。如,“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为了获得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的绿色发展支持,会制定更加具有竞争力的政策,以及对于沿线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建设等的招投标,沿线各国也会制定具有竞争力的政策。二是市场的竞争性。沿线各国也存在产品的市场竞争性,沿线国家众多,这就不可避免地存在同类产品的竞争性,但是这种竞争性也有助于产品质量的提升。三是科技的竞争性。沿线各国在科技发展方面大都短板明显,因此各国都面临发展科技的重任,也都把提高科技水平作为国家综合国力提升的重要方面。但是这种竞争性是一种有利于各国科技创新、科技进步的竞争性。同时,“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还强调合作性,这种合作性具体体现在如下方面:一是绿色科技的协同攻关性。绿色科技决定了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成色和底色,也决定了沿线产业发展能够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攀升,而“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把绿色科技作为重点发展领域,通过科技创新引领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同时,这种绿色科技创新还强调“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之间应加大协同科技攻关力度,实现科技创新协同,而不是单打独斗。二是绿色科技的共建共享性。“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强调各国之间应加快绿色科技的共建共享性,是一种基于人类整体利益的经济发展共同体,注重各国之间的绿色科技共享。三是绿色产业合作的协调性。绿色经济共同体的这种绿色产业合作的协调性主要体现在它首先要对沿线绿色产业的整体发展进行合理规划,这种合理规划是确保产业合作能够筑牢绿色发展底色,同时也能达到避免产业恶性竞争的目的。可见,“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是一种强调竞争性与合作性相统一的共同体。

  二、“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现实逻辑

  1.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是提升沿线区域经济竞争力的现实选择

  绿色经济发展是提升国家竞争力的关键,其对于一个国家综合国力提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新科技革命背景下,世界各国均在大力推进绿色经济发展,尤其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利用其在科技等方面的先发优势实施了绿色经济发展战略,如,英国先后制定实施了《新工业、新工作》《英国低碳转换计划》等,欧盟提出《绿色知识经济体》构想。但西方的绿色经济发展遵循的是资本中心逻辑,虽然这种绿色经济发展战略实施也有力地提升了其经济竞争力。但它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生态治理问题。基于此,广大发展中国家要想提升经济竞争力,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必须通过绿色经济共同体的构建予以实现。关于通过绿色环保等合作提升发展中国家竞争力,习近平总书记也有重要论述。他指出,我们要发挥各自比较优势,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推动经贸、金融、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绿色环保等领域合作齐头并进,提高发展中国家整体竞争力。[4]可见,广大发展中国家通过绿色领域的合作提升其竞争力至关重要。基于此,必须大力推进绿色经济发展,而“一带一路”沿线集中了全球的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如果能够携起手来,摒弃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差异,共同推进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必将有助于提升“一带一路”沿线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竞争力。而且“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若能充分参与到绿色经济共同体的构建中,有助于形成协调联动、共建共享的绿色经济发展新格局,从而减少各国之间的摩擦等,充分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办成事的优势。因此,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是提升沿线区域经济竞争力的现实选择。

  2.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是沿线各国的使命和担当

  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传统全球化具有与生俱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全球气候变暖、环境问题恶化主要是西方坚持资本中心逻辑的结果。纵观西方主导的传统全球化发展史可知,西方经济倡导的是一种以资本为中心的霸权逻辑,按照这种逻辑西方必然坚持经济利益至上,认为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污染产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不能破解这些问题,将直接影响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对此,中国展现了强烈的大国担当,为全球环境问题的破解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谋求发展最大公约数、倡导互利共赢原则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理念。如,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绿色丝绸之路建设的国际合作倡议,中国也出台了相关文件支持绿色共同体构建,这些都充分体现了我们坚持的是以人民为中心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必然站在人类可持续发展高度维护全人类的利益。中国提出的这一倡议之所以能够得到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大力支持,主要基于如下原因:一是西方主导的以资本为中心逻辑的全球化不能破解环境污染等全球性问题。二是“一带一路”沿线广大发展中国家正在寻求一种能够实现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协调联动的发展方式。三是“一带一路”沿线广大发展中国家经过“二战”以来的发展,对高质量美好环境的需求也愈发强烈,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其加大生态环境治理力度。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色丝绸之路建设方案必然得到这些国家的支持。但是,这一建设方案要想落到实处还需着眼于发展,因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为发展中国家,面临迫切发展经济的重任,应把发展作为沿线各国第一要务。那么,如何发展才能实现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的协调联动?那就是构建“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因此“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应将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作为其使命和担当。

  3.各国已经形成生态利益共同体

  生态环境具有负外部性,这种负外部性表明各国之间已经形成利益与共的生态利益共同体,必须摒弃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差异,携起手来共同推进绿色经济发展,共享全球生态治理成果,促进美好世界建设取得实效,为满足人类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态环境需求提供供给保障。且当今时代也正在发生变革,人类正在积极探索走出一条由原来的工业文明为中心转向以生态文明为中心的发展进路,而中国提出的美好世界建设是具体路径之一,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能够有效回应这一问题。具体来讲,绿色经济共同体是生态利益共同体的生态行动共同体和生态联动共同体。也就是说,各国基于已经形成的生态利益共同体这一现实,必须要行动起来,通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经济发展的绿色底色以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协调联动。且这种行动是一种需要各国共同参与的共同行动,强调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的联动性、各国之间生态治理与保护的联动性。对此,习近平总书记也有重要论述,他多次强调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把保护环境提高到保护生产力的高度,充分体现了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协调联动性。同时,绿色经济共同体是基于各国已经形成的生态利益共同体的现实而倡导更好地发展的共同体,不仅是针对现实的全球性生态问题的破解,也是站在人类可持续发展的视野下,在对西方主导的单向度、狭隘的全球化造成的全球生态困境和治理乏力等问题进行反思和超越的基础上,而提出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协调联动的发展共同体。因此,各国已经形成的生态利益共同体是“一带一路”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逻辑必然。

  三、“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困境

  1.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缺乏制度支撑

  “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还存在相关制度体系欠缺等问题。主要表现为:一是缺少从“一带一路”区域整体层面对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制度设计。如,对于沿线区域之间如何加强绿色产业、绿色经济的合作等缺少宏观规划和制度设计。二是缺少绿色技术共享机制。如,对于沿线各国如何共享绿色技术、主动共享绿色技术的国家或企业会获得哪些支持等均缺少明确的政策制度,以及对于建设绿色技术共享平台等也缺少相关制度设计。三是缺少绿色科技和绿色产业发展的政策支撑体系。“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要想实现更好的发展,迫切需要制定有利于沿线绿色产业、绿色科技发展的政策支撑体系,但是目前这方面还明显欠缺。四是缺少应对西方绿色保护主义的举措。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近年来纷纷实施逆全球化举措,其中重要的表现就是以绿色环保等为借口提高进口产品的绿色环保标准,这使得发展中国家向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出口受到很大限制,这些问题如何应对也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建设绿色经济共同体的关键。另外,现行的国际贸易规则有被滥用的倾向,如WTO的很多文件协议中有环保例外权的规定,但是这种规定是一种界定不清、用词不够精准的规定,这就为一些西方大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提供了可能的空间。五是缺少引导沿线绿色经济发展和绿色经济共同体的金融政策。六是缺少“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主动参与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激励机制。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离不开沿线各国的有效参与。基于此,必须通过举措创新,做好对沿线各国参与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激励。七是缺少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原则规定。如,对于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坚持什么样的原则缺少有效的制度设计。八是缺少“一带一路”沿线绿色治理的政策支撑体系。“一带一路”沿线要想真正走好绿色经济高质量发展之路,不仅要通过绿色发展实现对环境保护的目的,还必须对之前各国发展所造成的环境问题进行治理,凸显生态治理效能。生态治理效能的发挥还有赖于制度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但目前还缺少统一的生态治理制度体系。

  2.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基础薄弱

  “一带一路”沿线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还面临基础薄弱等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将为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带来很大挑战,具体表现在:一是经济基础薄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为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有相当一部分在历史上也曾受过西方的殖民掠夺。二战以来,尽管这些国家走上了民族独立之路,但在经济交往和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中仍然处于不平等地位,造成了这些国家未能实现很好的发展,均面临迫切发展经济的重任。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方式相对粗放,对于绿色经济的发展重视不够,这将为“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带来很大挑战。同时,这种经济基础薄弱还表现在沿线各国之间经济发展的严重不平衡性,“一带一路”沿线60余个国家发展参差不齐,沿线最富有的国家卡塔尔与最贫困的国家阿富汗的人均GDP相差100多倍,且通货膨胀和失业率等在沿线的一些区域明显偏高,如沿线的中东欧和西亚北非等地区。二是科技基础薄弱。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成效关键取决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能否在绿色科技、绿色技术等方面走在世界前列,但目前的现状是沿线各国主要为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的科技在全球中一直处于劣势,这种劣势在产业方面就表现为居于全球产业价值链中低端。可见,沿线科技基础薄弱的现状如果不能改变,将直接制约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三是生态基础薄弱。“一带一路”沿线的生态基础薄弱主要表现在森林资源分配不均,如俄罗斯的森林资源占“一带一路”沿线森林资源总量的比例高达50%,但是南亚和北非、西亚等区域的森林资源的人均森林面积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沿线区域还面临水资源短缺、土地沙漠化等问题,这些问题表明沿线区域生态环境比较脆弱,直接制约着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

  3.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外部环境有待进一步优化

  目前,“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外部环境有待优化,具体表现在:一是还缺少阐释“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是基于人类整体利益为价值旨归的经济发展共同体的话语体系。目前,“一带一路”倡议之所以受到西方大国和一些地区大国的掣肘,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我们在话语体系方面还存在明显短板,缺少解释清楚这一倡议的话语体系。二是沿线地区安全问题仍然存在。之所以出现全球安全问题,究其根源在于西方中心主义倡导的西方文明优越论等错误论调造成的冲突,具体表现在西方在经济、政治、文化、安全等交往方面秉持霸权主义、零和博弈等思维,这种思维容易造成地区动荡等系列安全问题,加大了发展中国家众多的“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的风险。进入21世纪,“一带一路”沿线一些国家的政权更迭呈现多种形式,既有西方的意识形态渗透等造成的颜色革命,也有武装颠覆、内战等形式,这些问题的存在都对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带来很大挑战。三是沿线广大发展中国家还面临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施的不平等经贸交往的影响,这种不平等的经贸交往环境如果不改变,将对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产生不利影响。当今世界正迈入经济全球化3.0时代,这一时代与过去时代的经济全球化最大的不同在于:承认不同性质国家的存在和发展,不同性质国家不再以战争和掠夺相处,而是以和平与发展相伴。[5]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如果不改变传统的不平等经贸交往模式,最终也将不利于自身发展。

  四、“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实践路径

  1.建立和完善相关制度,为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提供制度保障

  “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必须建立和完善相关制度:一是沿线各国应充分协商,尽快建立促进沿线绿色经济整体发展的统一的法律规则等,从而破解“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缺少法律规则等制度体系支撑的短板。如,在相关制度设计中对于如何合作以及合作中违约等问题,均应进行明确的制度设计。二是建立沿线绿色技术、绿色科技的共享机制。应对如何共享绿色科技、绿色技术进行精准的制度设计。通过政策制度的设计在沿线形成乐于共享绿色科技、绿色技术等氛围。同时,还应充分利用大数据等加快建立绿色科技、绿色技术等共享平台,从而加速绿色科技、绿色技术在沿线的共享,通过这些制度和举措助力绿色科技、绿色技术共享。三是沿线各国应加快建立绿色科技、绿色技术的共建机制,促进沿线绿色科技、绿色技术水平整体提升。科技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至关重要。促进沿线各国绿色科技、绿色技术发展,关键是要通过制度的创新,加快建立有利于沿线绿色科技、绿色技术协调联动共同发展、共同攻克的政策支撑体系,为沿线绿色科技、绿色技术的发展做好顶层设计。对此,习近平总书记也有重要论述。他指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能“脚踩西瓜皮,滑到哪儿算哪儿”,要抓好顶层设计和任务落实。[6]四是加快建立应对西方绿色保护主义的政策体系。一方面,沿线各国应加快绿色科技等领域的合作,从根本上应对西方绿色保护主义;另一方面,沿线各国应联合起来加快向联合国相关机构递交相关申诉,从联合国层面倒逼西方以绿色保护主义为由行逆全球化之实的行为。五是建立支撑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金融政策支撑体系。首先,建立常态化、可持续的支持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支持基金;其次,应积极向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绿色经济共同体发展基金。六是建立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原则体系。在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中,应坚持互利共赢、平等自愿等原则进行制度设计,确保这些原则能够真正落到实处。六是加快建立和完善沿线绿色治理体系,筑牢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底色。针对沿线生态环境脆弱、环境污染问题严重等问题做好精准制度设计,为实施好沿线绿色治理提供制度支撑。七是通过有效的制度设计,引导沿线各类主体争相投资和发展绿色科技、绿色技术、绿色产业等领域,从而形成社会各方齐心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的局面。

  2.筑牢相关基础,为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提供基础保障

  “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还必须通过如下举措筑牢相关基础:一是沿线各国应加快绿色经济发展合作步伐,助力沿线经济共同体构建。具体来讲,首先,对标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的目标,加快沿线产业转型升级步伐,通过沿线产业的转型升级,从总体上提升沿线绿色经济的发展水平;其次,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阐释发展绿色经济、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对于沿线各国的巨大益处,并对于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成效进行宣传,使得在沿线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成为沿线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共同期盼,达成在沿线构建绿色经济共同体的共识。同时,还应着力推动沿线绿色经济均衡发展,助力沿线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破解发展失衡等问题。二是加快构建沿线绿色科技创新共同体,筑牢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底色。“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的构建离不开绿色科技的有效支撑。基于此,沿线各国应加快绿色科技合作步伐,以构建绿色科技共同体为目标,大力推进绿色科技、绿色技术的发展。如,建立沿线各高校协同攻关绿色科技的常态化合作体系,并加大绿色技术、绿色科技的成果转化,促进其产业化、智能化发展。通过这些举措,补齐广大发展中国家科技基础薄弱等短板。三是筑牢有利于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生态基础。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生态脆弱、环境污染等问题,加快沿线各国相关领域合作,加大对生态环境问题的治理和修复,在经济发展中处理好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关系,实现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协调联动,把各国绿色治理的制度体系落到实处。同时,沿线各国还应联合成立区域性的绿色治理和监督机构,负责对沿线的生态问题进行治理和督查,并赋予这一机构处罚权,从而形成不敢环境污染、不能环境污染的氛围。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应充分展现大国担当,为沿线的生态治理贡献中国力量、中国经验。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一直重视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积累了丰富的生态治理经验,这些经验可以积极向沿线国家进行推广,共促沿线生态治理取得实效。如此,也有利于传播中国声音,阐释中国道路,进而赢得沿线各国对“一带一路”倡议的信任和支持。

  3.优化外部环境,为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提供环境保障

  针对“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的外部环境问题凸显等,靶向精准地采取可行路径进行破解。一是加快构建“一带一路”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话语传播体系。应阐释清楚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具体经济实践形式,通过实践必然能够有效维护沿线人民的整体利益,满足沿线人民日益增长的绿色环境需求。应阐释清楚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是一种实现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协同联动的可持续经济发展共同体,其实践不仅有利于沿线各国经济的发展,也有利于沿线各国生态的保护;还应传播清楚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不对任何国家设限,任何国家只要贯彻绿色经济共同体坚持的互利共赢等绿色发展原则均可以加入这一共同体之中,还应阐释清楚绿色经济共同体坚持各国之间平等相待,不以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等差异论亲疏,所有国家不论大小强弱一律平等。二是建立共同应对沿线安全问题的方案,为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提供安全的发展环境。如,针对沿线一些国家的政权更迭等问题建立安全性评估指标体系,为投资项目的安全性提供保障。同时,针对沿线一些区域恐怖主义等问题,沿线各国应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形成统一的应对共同体,从而为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构建营造良好的安全环境。三是切实改变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与沿线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不平等经贸环境。一方面,沿线各国应加快绿色经济发展,为促进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沿线发展中国家经贸交往的“逆不平等性”提供助益;另一方面,沿线各国应加强合作,着力畅通沿线区域大循环,建立基于沿线各国平等交往模式的沿线区域经贸大市场,通过沿线实践平等经贸交往的模式产生的巨大效益,使西方国家看到平等的经贸交往模式不仅不会损失任何国家的利益,反而有利于各国共同繁荣和发展,从而主动参与到这种发展模式之中。如此,也可为构建沿线绿色经济共同体营造良好的经贸发展环境。

  参考文献

  [1]习近平.携手共创丝绸之路新辉煌——在乌兹别克斯坦最高会议立法院的演讲[N].人民日报,2016-06-23(02).
  [2]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共建“一带一路”:理念、实践与中国的贡献[N].法制日报,2017-05-11(02).
  [3]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分别参加全国人大会议一些代表团审议[N].人民日报,2014-03-08(01).
  [4]习近平在南南合作圆桌会上发表讲话[N].人民日报,2015-09-28(01).
  [5]金碚.世界大变局下中国改革开放新格局[J].经济体制改革,2020,(05):5-10.
  [6]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128.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